正在检查登录状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 唱响劳动者之歌
唱响劳动者之歌
来源: 2011-06-18 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T | T

  

劳动是一首诗,每一个举动都有美丽的韵脚;
劳动是一首歌,每一次收获都有好听的音符。
劳动是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劳动是一笔难得的人生资源和财富,人生的绚丽和精彩是在不断劳动并勇于创新的过程中写出来的!
在沱牌,有一群辛勤的劳动者,默默无闻,奉献自己的青春热血,将沱牌装扮得大气磅礴,焕发勃勃生机。他们诠释着劳动的光荣,生活的美好,企业的活力,社会的进步……
回首往昔,首座生态酿酒工业园的创建,“全国质量奖”的夺取……无不凝聚着他们的智慧和汗水。站在新起点上,他们以更大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活力投身沱牌舍得再次腾飞的伟大事业中,书写更加灿烂辉煌的篇章。
 
胆大的沱牌“空姐”
税国建是一名胆大的行车驾驶员,说她胆大,其实不然。她常笑着说:“我的胆子是在沱牌练出来的。”
“90年代,沱牌发展的十分红火,当时的射洪人都想来沱牌工作。”税国建回忆说,“我也不例外。”不久,沱牌包装车间招工,她特别兴奋,徒步从射洪来到沱牌,加入这个大家庭。
2007年,公司开设行车培训课程,税国建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每当看见沱牌‘空姐’在空中自如的飞行,我都会忍不住羡慕。如果我也能‘飞’起来该多好!”税国建红着脸说,“我的胆子小,害怕站在高的地方。我想改变自己,就报名参加了行车培训。”
培训结束后,税国建被分到14栋车间实习。看着行车,她既兴奋又害怕。令她兴奋的是,即将成为一名沱牌“空姐”;害怕的是,自己不能胜任工作,担心出状况。观摩了好几天,她才忐忑不安地走上驾驶室,开始第一次操作。
 “走进驾驶室,我伸出头往下看。只见很多人在忙碌,心里咚咚地跳个不停。我很紧张,坐着不敢动,师傅在旁边不断地鼓励我,下面的工人们也十分支持我,让我放开胆子开。后来,我心一横,终于把行车开动了,身上却出了一身汗。”税国建笑着说。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慢慢地,税国建的胆子大了起来。“我能放胆开行车,和‘多看、多练、多想、多交流’有关。”税国建总结道,“只有练好技术,才能当好‘空姐’。”为了全面掌握驾驶技巧,闲暇时,她就看师傅们如何操作。比如抱斗大概放在什么位置,升到什么高度合适……然后对比着自己的技法,吸取师傅们的经验。开行车遇到的问题、新的感受或收获,她也拿出来和姐妹们交流和探讨。十天之后,税国建就能熟练地夹糟、出甑了。
实习结束,税国建被分到15栋酿酒车间,在这里,一晃4年。谈起感触,她说:“干工作一定要专心致志,尤其开行车,更要‘胆大心细’。”一次,她正驾驶行车,抱斗刚升到空中就“不听使唤”了。税国建察觉到,升降可能失灵,她立刻站起来,一边叫下面的酿酒师傅们避让,一边把行车开离人群。行车刚归位,抱斗突然下落,砸坏了窖池。税国建惊出了一身汗。“当时好险呀!幸好应变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回想起那时的情景,税国建至今心有余悸。从那以后,为了避免类似事故,税国建更加细心、更加专注。每次启动行车前,她都要检查一遍,确保操作安全、顺利。
“能当上‘空姐’我很自豪。看着大个儿行车被自己操纵,就有一种成就感。”税国建说,“开行车,让我胆子变大了,是沱牌给了我自信和勇气,给了我一个展示平台。在这个充满和谐、快乐的大家庭里,我觉得很幸福。”
 
 
爱工作,爱“较劲”
来到9892车间,高毓建正在接酒坑里忙碌着。言语不多的他,在同事们眼里,是个爱“较劲”的人。
高毓建爱“较劲”,要从他来沱牌工作说起。2000年,沱牌第五期工程上马,急需一批酿酒工人。在外地打工的高毓建听说后,立即辞去高薪工作回到家乡,来沱牌应聘。朋友们知道后,都说他傻,“有钱不挣,非要去当辛苦的酿酒工人!”高毓建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能来沱牌酿酒,我很高兴!”
高毓建是土生土长的沱牌镇人,从记事起,他就知道沱牌曲酒。随着时间的变迁,酒厂规模越来越大,知名度越来越高。“后来,沱牌曲酒成为中国名酒,并远销全国各地。”他说,“在外省,每每喝到家乡的酒,我都倍感自豪。想着某一天,自己也能为家乡的企业出份力量。”
就这样,高毓建成为了沱牌的一员。刚进酒厂,他在车间做副班。每天的工作是拌曲、和粮、堆糟……为了能做一名出色的酿酒工人,他利用空余时间,学习更多的东西。一下班,他就来到接酒坑,看摘酒师傅如何摘酒。
“这摘酒工作看似简单,其实非常讲究技法。”高毓建说,“其中有一个步骤非常关键,那就是‘圆甑’。”他所说的圆甑,是指把拌好的粮食一层层铺进蒸酒甑。“粮食要铺得均匀,不然就会影响出酒率,影响酒的质量。”
为了能尽快掌握圆甑的技巧,高毓建利用废弃的糟子一遍遍的练习,一次铺不好,又铺一次,这样反反复复,练得久了,他就慢慢悟出了一些诀窍。“圆甑时要讲究手法,并且眼要尖、心要细,要注意观察粮食的均匀程度。”
辛勤的付出换来了回报,不久,高毓建成为量质摘酒员。回忆起刚做摘酒工作那会,他说:“真正完全掌握摘酒技巧,还是在工作实践中慢慢总结出来的。”为了做好摘酒工作,高毓建不断地摸索:粮食何时上甑?气压控制在都少合适?怎样才能蒸出更多的酒?……
实践、思考、操作、改进,在这不断循环的过程中,高毓建的摘酒技术渐渐熟能生巧。 “酒其实是很敏感的,稍不注意混进了杂质,就会影响到酒的质量。” 他说,“越是不起眼的细节,我们越要注意。酒甑有没有洗干净?不同时段的气压如何控制?……只有细心、耐心、钻研与较劲之心才能把量质摘酒工作做好。”
细数在沱牌的日子,已整整十年。这些年,高毓建似乎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摘酒。一甑粮食出多少酒,不同等级的酒有多少,怎样才是标准的圆甑操作……这一切高毓建都熟稔于心。高毓建深爱着自己的工作,他说:“每天不来摸摸酒糟、闻闻酒香,睡觉都不踏实。现在的生活我很满足,如果非要说愿望的话,我希望今后能摘出更多、更好的酒。”
 
 
快乐的保管员
初见何春梅,就被她的直爽、健谈所吸引。身材高挑的她,透着干练、利落的气息,带着黑边眼镜的瓜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1996年,何春梅大学毕业。那个夏天,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到公司应聘。“那时沱牌正在扩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她笑着说,“看着大家热火朝天地工作,我一下子被感染了,心里格外激动,下定决心留在沱牌。”
光阴似箭,一转眼15年过去了,令何春梅印象最深的,是在供储中心当保管员的日子。“当时保管员人手紧缺,便把我从生技中心调了过来。”何春梅说,“看着大家忙碌,自己却插不上手,心里很着急。”
为了尽快熟悉工作,她每天都主动加班。“保管员的工作不仅杂而且乱,要学的东西很多。想要做好保管员的工作,首先要把酒与包装物资记熟。”何春梅讲。因为不同的酒对应不同的包装物资。一款成品酒,包装物资配件大到纸箱、纸盒,小到丝带、瓶盖,有的多达几十款,少的也有七、八款。“当时,我对这些都不是很清楚,只有翻记录,一一进行对比。”她说,“不单要把包装物资的种类记牢,还要把它们在仓库里的位置记准。”为了能第一时间找到生产需要的物资,何春梅用大量的时间呆在仓库里,认真记录各种物品摆放的位置。经过反复的练习、比对,一周后,何春梅能准确无误地说出哪一批包装物资在哪个地方、有多少。每当公司急需生产物资时,她总能快速、准确地发放。
对于物资发放,何春梅说:“什么事都能耽搁,只有公司生产万万不能耽搁。就算加班加点,也要及时把包装物资发放下去。”2010年7月的一天,何春梅帮一位同事代班。下班刚回家的她,就接到领导电话,说公司要马上生产一批至尊舍得。她二话没说,立即赶到公司,一一清点产品所需的包装配件。为了不出差错,她反复检查多遍,才放心的让搬运工搬上车。装上车后,何春梅又担心包装物资在路上的“安危”,于是决定跟车押送。待物资完好无损地交到生产车间时,她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家,已经晚上9点多了。“这种事情很多,我都习惯了。只要是为了公司生产,再晚我也愿意加班。”何春梅的脸上露出笑容。
保管员的工作还涉及接收进厂物资、配合品控部现场抽样、清点物资数量及种类……工作杂,责任重,何春梅却干得有声有色,连人际关系,她也细心“经营”。帮着搬运师傅卸货,给司机师傅端杯茶……“这些举手之劳的举动,不仅能增进大家的感情,而且能营造出良好的工作氛围。大伙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工作会越做越好。”何春梅笑着说。
回忆在沱牌的这些年,何春梅充满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一眨眼,沱牌变绿了、规模更大了……我也建起了自己的家。沱牌给了我安定、充实和快乐的生活。”
 
 
与车相伴闯天下
长途货车司机是沱牌的一群特种兵,他们有钢铁般的意志,精湛的技艺,可贵的责任心。再难再苦的任务,他们都保证圆满完成,20余年从未出现一起安全事故。邓善茂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995年,邓善茂转业到沱牌,当了一名长途货车司机。这一干就是16年。16年里,他把沱牌美酒运到了祖国各地,远到长春、哈尔滨,近到武汉、贵阳。一年300多天,他与车子在路上度过。
“对长途司机而言,车子关联着自己的生命。”邓善茂说,“照顾好车就是照顾好自己。”不管是否出车,他都会到车前摸一摸,看一看,发现问题及时维修保养。平时,邓善茂爱车顾车,出车途中,更是将车当成孩子一般照顾。
有一年11月份,特别冷,水结成了冰。邓善茂驾车行至汉宜高速武汉段,服务站的冷水已被抢空。摸着滚烫的轮胎,他心急如焚,四处寻找冷水。当地百姓打来山泉,高价售卖,许多司机宁愿另想办法,也不愿“被宰”。只有邓善茂,毫不迟疑地花高出几倍的价钱,买来山泉降温。“轮胎与地摩擦时间长了,不及时浇水冷却,可能爆胎,那后果不堪想象。”邓善茂笑呵呵地说。
除了照顾好车,邓善茂还花时间,研究车。车的各种性能,他都熟稔于心。一个雨天,邓善茂满载美酒经过一段盘山路,遇上前方两车相撞,所有车辆被堵。由于路滑,在慢慢移动过程中,许多车辆出现打滑、擦挂。邓善茂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根据前行情况,随时调整车速,保持车距,小心避让,终于安全驶过,没有受到丁点碰撞。邓善茂说:“琢磨车的脾气,就是为了驾驶安全。特殊天气车速多少、车距多大、如何操作,我都练成了本能反应。”
邓善茂告诉记者,一名合格的货车司机,除了要有高超技术、心细如发,面对突发状况,还要冷静,要临场应变。
2009年的一天下午,在五云山隧道,车流量特别多。行驶过程中,邓善茂突然听到车子发出一阵微小的异常响声。他赶紧将车停在应急车道,下车检查,查找故障原因。并让同事放置标识牌,隔出安全区,用手电筒指挥其它车辆慢行或绕弯,避免擦挂。半个小时后,他找出了原因,发动机连杆螺丝掉落,现场没有修理材料。他向公司报告,征得同意后,联系当地交警,将车拖到服务区修理,亲自守在车边,等车修好了继续上路,终于按时把货物送到。等到验收完毕,他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作为一名沱牌货车司机,安全和效益已根植于心。公司信任我,将车子完好无损地交给我,我就要按时完成任务,将它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与车相伴,走南闯北多年,邓善茂练就了一身本事。不论什么路况,不管白天黑夜,前方一点亮光,他只需瞧一瞧,就知道哪里是水?哪里是冰?车子行驶时发出的声响,他只要听一听,就能判断是否有异常。邓善茂说,是沱牌给了他发展的平台,他要用这身本事为沱牌服务,将沱牌舍得美酒运到祖国大江南北。
 
 
 “钻”出一片蓝蓝的天
问及获奖感想,胡江沉默半响,挠挠头,说:“没什么感想,谢谢!”
一句话,令在场同事们都笑了起来,记者也忍不住笑了。
眼前的胡江,身着蓝色制服,戴一副黑色边框眼镜,低着头,满脸通红坐在一旁,茶杯紧紧握在手上,腼腆得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从同事七嘴八舌的交谈中,记者了解到,胡江是个爱学爱钻的人。
1997年,进入沱牌工作不久的胡江,被调入质检部任玻瓶检测员。“玻瓶质量关系到成品酒的质量,来不得半点马虎。玻瓶的外观、质量、容量、尺寸、内应力等40多项指标全要检测。”胡江说,“刚进质检部那会儿,人手少,任务重,每天至少有20车玻瓶待检,我的经验不足,速度跟不上,其他同事就要抽出手来帮我。”为了不给同事添麻烦,胡江决心尽快独挡一面。白天他跟着师傅学习,模仿师傅的动作,揣摩每个环节,不懂就问。晚上独自背诵检测标准和专业知识,牢记检测要点;闲暇间隙,他总是凑在同事们身边,挖掘他们的宝贵经验。三个月后,胡江能独立操作了。
工作中,胡江一直保持着这种钻研好学的精神。“只有多学多看,才有进步。”胡江说,“检测工作并非一成不变,科技在进步,沱牌在发展,我们的学习要跟上,工作才能做好。”
胡江回忆,一天早上,他接到某部门电话,反映陶瓷瓶、搪瓷瓶装酒时间一长,酒量就不够。胡江很着急,拿出存样重新抽检,却检测不出问题所在。“每个环节都是按流程操作,到底哪儿出错了?”直到下班,他也没理出头绪。突然,胡江一拍脑门:“既然检测环节没有问题,肯定需要特殊检测诀窍。水与酒形态相似,陶瓷瓶装酒,酒会少,那么装水会不会也一样?”想到这,他和同事们立即把陶瓷瓶灌满自来水,盖好瓶盖,搁在办公桌上。连续一周,他们每天早早到办公室,打开瓶子查看,总算找出了问题所在,原来陶瓷瓶和搪瓷瓶吸水性强,偷喝了瓶内的酒。后来,这个检测方法被大家命名为陶瓷、搪瓷“渗漏实验”。不仅如此,这件事还让胡江学会了根据玻璃、陶瓷、喷釉瓶等瓶子的特点,找不同的检测诀窍。
胡江不仅质检是把好手,带起新员工也不含糊。如今,已经37岁的胡江,带出了10多个徒弟,玻瓶质检部现在的6个人中,大部分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们也都承传了胡江爱钻研的品质。“质检工作很单调,没有足够毅力和耐力,很难胜任这份工作。但是,如果你把它当成兴趣钻研,那么工作起来就会很快乐。”胡江笑着说。
胡江在玻瓶质检道路上走了14年,14年里他从未疲倦。他说:“我爱我的工作,我爱钻研,能在玻瓶质检领域里钻出一片蓝蓝的天,为沱牌产品质量保驾护航,为企业发展添砖加瓦,我心里很自豪。”
 
 
记者 刘娜  罗盼雨  李春兰  何登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