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检查登录状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 我是“传奇”
我是“传奇”
来源: 2013-09-23 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T | T
导读:“这里是酿酒用粮,有高粱、大米、玉米、麦子、糯米……我们要把它们和这些曲药均匀搅拌在一起。”一位酿酒老工人正在向新徒弟传授着酿酒技艺。“要注意节奏,注意手法。只有搅拌均匀,粮食才能更好地发酵,酒也会更加醇香。”

  

我是“传奇”
——沱牌舍得生态大曲侧记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柔和地洒在我的身上,升腾起的尘埃在光束中不安分地舞动,空气中弥漫着发酵的甜香。我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中点缀着朵朵白云,几只画眉鸟在林间跳跃,落在树枝上,扭动着脖子,欢快地唱起歌来。这美妙的歌曲让我的思绪绵长,似乎穿越了千年,讲述着我的前世今生。
是的,我是沱牌舍得生态大曲,存在了几千年的不老“传奇”。
 
 
 
从遥远走来
时光荏苒,在历史的长河中,我被辈辈相传,历经1300余年。可以说,我是沱牌舍得人跨越千年的智慧结晶。在《华阳国志》一书中,便记载有我的身世,西汉初年,射洪县境内就有了用我发酵酿酒的方法,用黍煮酿成醴坛,也就是早期的白酒,后历经唐时以寒绿闻名的“春酒”、明代之谢酒,直至清末明初李氏泰安作坊的曲酒,最终形成沱牌曲酒寒绿、甘醇、清冽的独特风味。
经考证,制造我的工艺可追溯到西汉。也是从那时起,酿酒便成了沱牌镇居民的谋生手段之一。至今,在老一辈酿酒工人或者土生土长的沱牌镇居民口中,还零散、支离地流传着一些关于我的歌谣。正是有了这世代传唱的歌谣,才得以酿造一代又一代的传世美酒。
2007年,四川省文物考古部门对沱牌舍得公司的百年老窖车间——泰安作坊进行了考古挖掘,在一口明代窖池遗址的一角,工作人员意外地发现了我前世的残迹,还有一些关于古时如何制造我的残卷碎片,在场所有人为此兴奋不已。
2011年,经过四川省文物考古部门、射洪县当地文化工作者和公司的共同努力,根据发掘现场残存的遗迹和残卷的碎片,关于我的神秘“歌谣”被成功还原,并有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太禾曲经》;自古流传于民间关于我的歌谣,第一次找寻到了历史衣钵,尘封地下400余年的古老秘籍,终于得以重见天日,我终于有了完整的身世,为此,我感到无比欢乐。
至此,拥有3000多年历史、璀璨的中国白酒文化皇冠上又增添了一颗闪耀的明珠。消息传出后,我这颗璀璨的明珠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与兴奋。同样,我也倍感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