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检查登录状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 透过祭天文化看舍得主张
透过祭天文化看舍得主张
来源: 2012-09-29 16:07 我要评论(0)
字号: T | T
导读:一种形态,一种过程,一种理想,一种归宿,在舍得之间,中华文化和人类价值之间有了共同的话语。

 

透过祭天文化看舍得主张
张颐武
 
前言:
祭天,是从仪式中获得对生命的庄严感和神圣感,舍得是一种普遍性的伦理法则,可以在祭天仪式中得到展现;祭天是人类舍得精神尊重自然的符号化表现,而舍得精神是祭天文化得以存在的精神支柱。
 
    祭祀活动是人类文明的基础之一,也是人类礼仪的中心。这是人类告别野蛮的“人的自觉”的一个部分。正是由于人和自然的分离已经完成,人类已经建构了自我意识,人类才发展了祭祀活动。从远古开始,人类对自然力量的感悟和敬仰,同自然建构和谐关系的渴望和追求,成为祭祀活动的基础。正是在祭祀活动中,人类才积淀了世界观和自我观。在人类将自然“人化”,尝试理解和认知的努力中,已经凝结了人类普遍的情感方式和价值选择。今天,人们祭祀其实是表达对自然的尊重。
    中国祭天历史悠久,祭天文化既是中华文化精神的象征,也是中华文化价值的体现,是人们通过祭天表达对世界万物的尊重,对大自然恩赐的礼赞,对于人类生存的合理性的肯定。祭天其实是将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凝结在“礼”之中。祭天活动在传统社会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正所谓“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亲以孝,育民以仁”,对“天”的尊重是人类建立自身秩序的起点。通过“事天以礼”,我们开始建构人类秩序,由此才会有“立身以义”,对于自我价值的确立;也才有“事亲以孝”,对祖先和长辈的尊重和关爱,最后才衍生出对他人的关爱,即“仁”。从“天人合一”之人与自然和谐,到“和而不同”的人与人和谐,中华文明建构了自身完整的价值体系。祭天其实包含着人对自然的回馈、奉献,是一种对于自然和人、人与人关系更深层次领悟的仪式化展现。
“舍与得”其实是对待万物的态度,也是处理人与自然、人与人关系的更高伦理。舍与得的辩证关系渗透了人生万事。奉献、回馈、善意都是人类对自然、他人的回应。舍得的观念所构成的人生态度、价值选择都是我们人生观的基础,也是和谐的人际关系和生活方式的基础。舍得的人生观有四个方面值得阐述:
首先,有舍有得,是人生最基本的形态。只得不舍是不可能的,而只舍不得同样不可能。这是社会的公正所在,人类的生活就是在舍和得之间,这可以说是人生现实的真实描述。
其次,先舍后得,是人生最具体的过程。对于社会有所付出,社会和他人给你回报;对于自然有所关爱,自然也会让人类生活得更为理想,这些都是人生过程的必然展开。
第三,以舍为得,是人生最高尚的理想。把奉献作为自己的追求,不把人生简化为交换关系,最后反而是得到了精神的升华。这其实是人实现超越的理想呈现。
第四,舍中有得,是人生最生动的归宿。人的追求和努力,是为了他人和社会更美好。在这种追求和努力的过程中,人获得了尊重,自我也得到升华,这其实是人生终极的理性特质。
一种形态,一种过程,一种理想,一种归宿,在舍得之间,中华文化和人类价值之间有了共同的话语。
     祭天文化和舍得精神之间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祭天,是从仪式中获得对生命的庄严感和神圣感,舍得是一种普遍性的伦理法则,可以在祭天仪式中得到展现;祭天是人类舍得精神尊重自然的符号化表现,而舍得精神是祭天文化得以存在的精神支柱。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面临精神困扰、价值错位的状况,需要通过庄严的仪式,让人们在注重自我幸福感和个人选择的时,获得社会责任和价值的领悟。这种顿悟对80后、90后以及社会公众都有巨大的引导、教化作用。
祭天文化和舍得精神在今天凸显了巨大意义。按照鲁迅先生一百多年前的构想,当下中国的文化复兴,正是一种“取今复古,别立新宗”的努力。我们创造性地转化传统的中华价值,并通过祭天仪式呈现出来,其实是中华文明在亘古不变的情怀,是与西方国家意识形态不尽相同的“东方文明古国”的灵魂体现。
 
人物简介:
张颐武,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包括大众文化与传媒、文化理论、80年代以来中国文学和电影。近年来,张颐武一直专注于对全球化和市场化激变中的中国大众文化和文学的研究,并对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当代文化作出了丰富而重要的阐述。主要理论专著有《在边缘处追索》、《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新新中国的形象》、《全球化与中国电影的转型》等;大众阅读出版物有《思想的踪迹》、《一个人的阅读史》等。